萧轻羽检查着自己的身体,这一切都让他感到奇异。他也不明白自己的身体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……接着又开始感应那颗晶石心脏。晶石心脏之中,乃有无穷无尽的能量力量,各种神力,乃至不朽本源都是存在的。这些力量精纯至极,已经毫无杂质。不过力量的属性不同,本来应该飘散四方

,却又被他的未来真经所凝聚。

未来真经就是晶石心脏的核心,也是萧轻羽的思想本源。

萧轻羽也就明白,如果不是自己修炼了虚妄真经,现实真经,又创造了未来真经,今日绝计是不可能活过来的。

过去,现在,未来!

肉身是束缚,难以完全穿梭过去,现在,未来。

而现在,肉身已破。

过去,现在,未来,任我穿梭!

萧轻羽渐渐兴奋起来,他知道,自己在无意中走上了一条前所未有的大道!这是千载难逢的奇遇……

他又检查自己的肉身,肉身已经全部是纯净的能量体。

这肉身,几乎是不死不灭了。

只要体内的晶石不散,肉身就可以无限凝聚!

而晶石散了,只要快速凝聚起来,也不会有事。

萧轻羽在这一刻,对过去,现在,未来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和理解。

他动了念头,便感觉到体内的法力无穷无尽。虚空之中的元气也全部为他所用,一旦吸入体内,就会成为未来真经的能源。

过去,现在,现实,虚妄,未来,随意转换!

忽然一阵困意袭来。

萧轻羽马上就知道,是黑衣至尊要来见他了。

他当下便就进入梦中。

梦境之中,萧轻羽在黑暗之地见到了黑衣至尊。

黑衣至尊依然神秘,且冷漠。

萧轻羽看到黑衣至尊,并没有任何表示,也不行礼,只是淡淡冷冷。

“你好大的胆子!”黑衣至尊冷冷说道。

萧轻羽道:“我女儿已经死了,这世间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我牵挂的了。所以,我已然无所畏惧!”

黑衣至尊道:“倒也是,你从来都不是怕死之人。可你的仇,难道就不报了吗?”

萧轻羽道:“我的仇,仅仅是陈扬吗?你没有份参与吗?”

黑衣至尊微微一怔,随后说道:“你连本尊都恨上了?”萧轻羽道:“你高高在上,视天下人为棋子。又怎会去管棋子是什么心情?我女儿当年虽然重病,但我们一家人始终还是在一起的。是你搞出量子陨铁的事情,是

你要对付陈扬,然后将我拉入这个漩涡里来。”

黑衣至尊道:“本尊不出手,你女儿死路一条!”萧轻羽道:“你不出手,我只是没了女儿。你出手了,我妻子,女儿都没了。莫非你以为我萧轻羽连这样的帐都不会算吗?”黑衣至尊道:“你要搞清楚,你妻子

,女儿全是陈扬杀的。”萧轻羽道:“我非常清楚,如果不是你背后搞鬼,我不会碰上陈扬。”黑衣至尊不由沉默了下去,他很讨厌这种失控的感觉。可他更明白的是,修为越高的人,其

独立思想越是厉害。像玄僧那样怕死的人还好掌控,而像萧轻羽这样不惧死亡的年轻人,那是格外的难以掌控。

“你待如何?”黑衣至尊道:“以后也要学陈扬,找本尊的麻烦了?”

萧轻羽道:“以后的事情,不用你管。我想做什么,不想做什么,由不得你!”

黑衣至尊道:“你可知道,今日你之所以能活下来……”萧轻羽道:“我当然知道,今日我之所以能活下来,你在背后出了很多的力气。是你们三大至尊一起运转了时间,空间,命运的力量才成功的将那所有的能量粉尘

凝聚起来。是你的命运神力将我的灵魂电波重新串联起来,然后造就了我的未来真经。可那又如何?你以为我会感谢你吗?”黑衣至尊叹息一声,道:“只能说,你还太年轻。总以为那些逝去的人是你的所有,可时间会冲淡一切的想念。以后,你会有无数的新妻子,会有很多很多的孩子

。到那时候,你就会知道,没有什么是比活着更重要的。”萧轻羽冷笑,道:“你说的这些东西,我早就明白。世间之人,大多都是如你所说的那种人。但,这世间之人,却也总会有如我,如陈扬这样不与光同尘的人!虽

然可笑,但我们活一年,比你们活上亿年都要更有意义!”

黑衣至尊道:“听你这字里行间,你好像不但不恨陈扬,反而……”